鹑尾

cp 子绝四

[楚路]无题——第三章(非典型ABO)

因为我cp想看而写的楚路

略脱离原著,日本分部以后的剧情我有些记的很混乱,这里大概承接龙二龙三,路明非不是主席

没啥逻辑和文笔,地点是胡扯,没有伊利奥斯,(@子绝四,这人挑唆要写伊利奥斯)

大家可以想象希腊的圣托里尼小岛

尝试模仿江南罗哩叭嗦的风格

ABO设定

前情提要:打完了。


三.

昂热晃晃悠悠的走下直升机,他可是亲自开来伊利奥斯的,碧海蓝天清风送爽,除了残垣断壁一片焦黑,好似火焰龙卷猖狂了一夜,那是君焰的痕迹,看来两人打得挺激烈。

在昂热的构想里楚子航和路明非应该阴沉着脸色迎接他,空气里满是一夜情后的尴尬,然后昂热就能先感慨伊利奥斯的阳光是多么明媚,再以长辈和过来人的身份开导两位年轻人,标记不是问题!酒店赔偿也不是问题!他都能看见自己身上散发出知心好大哥的光辉了,可他妈的——这个大背头路明非是怎么回事?!

路明非裹了一件红底白鹤的袍子,下摆画满了古道苍劲的青松,Gucci今年新款,美其名曰面向中国市场,实际上他们只是想红配绿!昂热一直以为Gucci这种大力发展东北花棉袄的风格已经够作妖了,想不到他们还敢更放荡,模特好歹还能靠着脸和身材撑出“欢天喜地的仙气”,路明非则从头到脚完全一股土大款的豪迈,不来一条金项链都对不住他这油腻的大背头。昂热默默捂脸,早知道就让芬格尔或古德里安过来,他们这群犬儒拍绝对会一拍即合敲锣打鼓的开花袍大会。

还有楚子航,楚子航又是那根筋搭错!?

他倒没有同款花袍子,而是看似正常的选了一套黑西装。楚子航很少穿西装,不同于凯撒那种蓝色领结钻石表,配色常考虑能不能承托他眼睛的骚包,楚子航极朴素却又极——有诱惑性。昂热一直认为男人的西装就像女人的紧身裙,除了品位它更能突显完美的身材,藏在得体衣料下的是腹肌,人鱼线,和流畅的肩膀线条,昂热曾惊恐的听到那些短裙美少女擦着口水,愤怒的指责楚会长在无声的引诱她们犯罪。

楚子航以前有个任务,比不上那些打打杀杀要把尸体挂门口的类型,非常简单,潜入一场富豪聚会并窃取A级情报,钥匙在那个富婆的戒指里,小弟们暴力接管了会场保安的位置,在短裙与美食中晃来晃去,他们在频道里兴高采烈的讨论是速度与激情飙车抢劫还是007大战豪华夜宴时,队里唯一一位女生冷笑着说:“天真,太天真了,会长带了最强力的武器,富婆会自己扑过去的。”

然后那个美丽的女人推开了围绕她的人群,径直向楚子航走去,楚子航什么也没做,他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富婆为他拿了一杯香槟,妩媚的笑说:“以前没见过你。”楚子航接过香槟说:“这重要么?”

一场不合时宜的小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楚子航明明是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此刻却又像在邀请,富婆不可自拔的沉迷于此,如此清凉的信息素却让她醉醺醺的。她面前这个年轻人介乎于男孩和男人之间,他对她而言太青涩了,以往能站在她身边的大多是些胸肌能撑爆衬衫的角色,可越青涩的果子越吸引人,这个年轻人的西装有别样的魅力,让人忍不住遐想扒开它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富婆放轻了声音。

“你想问的只是这个?”楚子航淡淡道。

富婆将手中香槟一饮而尽,笑得越发妩媚:“不止,我们应该去楼上好好聊聊。”

众小弟眼睁睁的看着楚子航挽着富婆消失在人群里,过了许久,有人喃喃道:“妈的,原来是碟中谍勾阔佬的套路。”

队里的女生叹了口气:“会长的西装可是情色服饰排名第一的存在,第二是你们引以为豪的花泳裤…会长那个禁欲的气质裹的越严实越吸引人,所以他平时都会选大一点不那么合身的,理理领子就很勾人了,配合信息素简直犯罪,唉,姐当年就是沉迷美色,不然现在早是学生会白裙少女团的一员了。”

小弟们顿时肃然起敬,难怪每次开招新会的时候会长都会面色沉重,这可是出卖贞操换来的啊!

那次任务进行的很顺利,楚子航敲晕了富婆,拿着戒指大大方方的取了情报离开,以至于执行部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研究色诱的可实施性,后来被“没有风衣帅气!”全票否决。

此时此刻昂热的心很痛,他早该知道的!从唐璜那个帐号关注路明非的一瞬间他就该明白,昂热还以为楚子航是关心学弟才会这么做,他完全忽略了楚子航这个笔直的脑袋怎么会干这种闲的发慌的事,还有申请维纳斯的贝壳,楚子航不是想借此和凯撒对着干,他是发自真心的想租下那里培养感情。

可他妈的,昂热想,路明非不是还喜欢诺诺吗,写下凯撒倒成了食物链顶端了,昂热忽然就蛮惆怅。

路明非倒不知道昂热在想什么,今天一早楚子航就说昂热会来接他们回去,硬生生把赖在床上的路明非拉起来,路明非还想先和师兄探讨一下标记的问题,咱俩这是成了还是一炮泯恩仇?可惜楚子航没给他这个机会,在床上摊了一堆衣服问他穿哪件?路明非看到这清新脱俗的红配绿眼睛都亮了,心说自己要是配个大背头,不刚好衬的师兄好似一枚被包养的小白脸?

楚子航并没有对他的品位表达不满,只是在路明非拼命往头上抹发胶的时候靠在门边看他,楚子航找到一副灰色美瞳,有点儿不舒服但好歹还能用。路明非被盯得手都僵了,想了半天才颤巍巍的问安德鲁那厮如何?楚子航花了大概十分钟讲安德鲁下药的卑劣手段,路明非刚想旁敲侧击的问问标记这事儿,就听楚子航一脸学术的解释混血种AO标记,师兄真是牛逼,如此色情的活塞运动都能被他讲成科普教育,末了还加上一句“上课要听讲 ”,搞得路明非很是惭愧,心说鬼知道混血种标记要打架,这么凶残难怪发展不起来。

折腾了老半天,路明非也没脸问咱们到底算怎么回事,干脆跟着楚子航一块儿收拾东西。可他们一开始带来的差不多都没了,手机电脑管制刀具,挑挑拣拣也没发现什么,路明非举手投降,记得把人带回去就行。

好不容易盼来昂热,路明非开口就是一句烂话:“校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小的准备了丰盛的海风套餐,金枪鱼大闸蟹没有,爆炒小虾米管饱,再加两刀附送橙汁一杯。”

昂热大怒,刚才心里的那点儿小惆怅顿时烟消云散:“混帐东西!我可是拒绝了比我小一百岁火辣美女的早餐邀请赶来这里,竟然只有爆炒小虾米,厨师是中国人么,给我上份猪肘子!”

“校长您能忘了猪肘子么,学校每天宵夜都是那玩意儿,我都要吃吐了。不喜欢小虾米咱换嘛,薄饼荷包蛋和橙汁,不能再多了。”路明非引昂热在个小桌子前坐下,中间放了一瓶娇艳的百合花。昂热定睛一看,真的只有煎蛋和薄饼!连爆炒小虾米都没有。路明非其实也就随口一说,这酒店鬼影都不见哪来什么豪华早餐,能吃的都还是楚子航临时弄的,主要是路明非肚子响的太刺耳。

楚子航看昂热一脸的痛心疾首,开口道:“做得太匆忙了,如果留到中午我可以试着用厨房的材料做点儿吃的,刚才看到他们材料很全,水箱里养了三文鱼,能切生鱼片。”

昂热大手一挥:“回学校吃肘子去!我大老远赶过来可不是为了吃煎蛋的,食堂今天早上水果主题,刺角瓜释迦果一大堆,怎么能对煎蛋屈服呢!”

路明非刚扒拉两口薄饼就被赶上了直升机,途中被昂热拦下来让换套衣服,路明非抵死不从,当暴发户的机会来之不易,能装一次是一次,他要把这骚包的红配绿带到卡塞尔去,展示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时尚,昂热钻进驾驶座不管他了。

路明非高兴了两秒,心就揪到嗓子眼,楚子航坐他旁边,你说直升机这么大!除开昂热还有四个座位呢,面对面都能躺着,楚子航偏坐他旁边。路明非的心跟盒子里的玻璃珠似的,哐当哐当撞来撞去,怎么按都停不下来。直升机轰隆隆的往天上飘,刚才的小桌子上架了把画柠檬的太阳伞,柠檬逐渐变成了许多小点儿,然后看不见了。

说点儿什么,路明非绞尽脑汁,这伊利奥斯的天可真蓝云可真白,校长开飞机技术可真差,完了,没得说。忽然路明非肩头一重,楚子航晃了两下,头一低,靠在他身上睡着了。路明非心里某个地方轻微的抽了一下,师兄昨天没怎么睡,大清早起来给狮心会打电话,皱着眉头说了很久,这忙前忙后的还得给自己做早餐,肯定很累了,路明非稍微调整了姿势,能让师兄靠的舒服点。

说实话他现在感觉挺奇怪的,今天早上起来世界都变了,路明非还记得昨天晚上楚子航对他说“我会对你负责的”,他相信楚子航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负责就是负责,即使路明非在外面赌博欠了一个亿楚子航也会给他还完,而且就师兄这人品肯定不会出轨,每年还会给路明非送生日礼物和周年纪念日卡片。

路明非要是装傻,绝对能高高兴兴的和楚子航过,可惜他这人拧巴,就像以前路鸣泽说能让诺诺陈雯雯小天女她们爱上他,天天唱老鼠爱大米叫他起床都行,路明非拒绝了,那是假的。他不知道楚子航是什么心态,他也不敢猜。

路明非以前和婶婶看电视剧,那些女的哭得撕心裂肺大喊说,我怀了你的孩子,你别走。路明非心说那男的就是个人渣,赶紧踹了他开启新生活,真把他哄回来又有什么用,他又不喜欢你,你生病了他不关心,你难过了他也不在意,冷漠绝情的连杯热水都不倒,虽然楚子航不是渣男,路明非也不是什么怨妇,可他就是觉得要是师兄这么稀里糊涂的被自己耽搁了,挺可惜的。

路明非偷偷打量楚子航,师兄穿西装真好看,一股霸道总裁的冷艳,不像自己好似一条东北的土狗。他只是希望楚子航是真心的,哪怕是一丁点的喜欢也不会让他如此纠结,如果师兄心里一片空白,这个标记终究只是个负担,还不如切了腺体,没味道没发情期,一条自由自在的东北土狗。可路明非又不愿意,他拧巴来拧巴去,即不希望自己是个负担,也不希望楚子航真的甩开他。要不再缓两天,路明非想,等AO粘合期过了,他要正正经经的告诉师兄。

现在不如好好享受伊利奥斯明媚的阳光,路明非闻到清新的香樟味,浸在细雨里,淅淅沥沥,绵连不停。













芬格尔开瓶啤酒压压惊。

他刚从中央控制室回来,两个黑眼圈挂在脸上堪比野生熊猫,壮硕又颓废的那种,本来想回寝室好好睡一觉,刚脱了裤子就被一群壮汉破门而入,芬格尔都惊呆了,不知道是先保护贞操还是先保护电脑,领头的壮汉友好的拍拍他的肩,“狮心会的!会长让把路明非的东西搬到狄德道去,哪些是他的?”芬格尔大方的一指:“那边全是,随便搬,声音小点儿,我可是刚把你们会长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然后他倒头就睡,彻底忽略了为什么要搬路明非东西这事儿。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已经喝了十几杯咖啡,干成了人生中又一项壮举,第二次成功洗白楚子航,顺便还洗了洗路明非。

他俩在伊利奥斯大搞破坏,一张火光冲天的照片瞬间引爆网络,那是被紧急撤离的旅客发的吐槽:“这他妈哥只想和女友出来度个蜜月啊!”然后一大群人在下面跟帖:“我衣服都没穿就被赶出来了这算什么事儿!是某国王子驾到了还是外星人入侵?”“我摩托车被抢了!那可是杜卡迪!谁看见我摩托车了?”“靠!哥拉斯和金刚打起来了!?自带火焰特效!?”无数张各角度的伊利奥斯景象涌入网络,一个短短几秒的爆炸视频被顶到YouTube首页,播放量几何增长。

芬格尔一开始都蒙了,妈呀师弟原来是个omega,怎么什么味道都没有,莫非他自带的单身狗清香和颓废咸鱼味就是信息素?芬格尔一直浏览这些消息直到网页打不开,所有新闻和消息全被诺玛压了下来,顺便给他发布了紧急任务——掩盖所有楚子航和路明非的任务痕迹,可使用一夜中央控制室。

芬格尔叫上小弟就霸占了地盘,芬格尔缩在座位里发愁,这么相信他的能力怎么就不给颁个毕业证书呢?如今生活凄惨,整天奋力洗白煤球,还是两个煤球。楚煤球好不容易洗成楚白球就又开始搞事,他给教授们发了邮件,想说这两人捅的篓子略大略牛逼,有没有什么资源可以享用?古德里安给他回了条短信:“上次调查组的洗白就做得很不错!再接再厉!”

再接再厉个鬼哦!芬格尔愤怒的砸键盘,上次是超人蜘蛛侠,这次要放蝙蝠侠吗?小丑又从阿卡姆跑出来了,带着他的邪恶罪犯小团队炸了伊利奥斯,蝙蝠侠和罗宾从天而降,灯光聚集音乐响起,屏幕上几个大字——蝙蝠侠4:波涛暗涌,诺兰执导——这可是实景派导演,真炸了伊利奥斯也说不定。

芬格尔默默捂脸,难道就没有什么背锅侠?不管出了什么事都只要把他提出来遛一遛就行,突然一个微弱的声音在芬格尔耳朵底下响起,——“正在前往,努巴尼。”妈的有人玩游戏!芬格尔目光炯炯的盯向声源,某小弟猛地抱住屏幕,转头就向芬格尔嚎:“不能怪我啊老大!开着黑就被叫过来了简直没人性,不但皇城父子局连输三把竞技也掉了五百分,我今天得一洗前辱!”其他小弟一片嘘声,这真的挺可怜的。

芬格尔一巴掌拍小弟脑袋上:“开什么黑!父子局都能跪你三把都是寡妇么?赶紧起来工作,我想到一个好点子…”

继漫威DC以后,芬格尔把魔爪伸向了暴雪。《守望先锋》是暴雪的一款游戏,背景是人类发明了人工智能的机械,简称智械,好日子没过几天智械就被投入战争,各国召集人才建立“守望先锋”队伍以抵御智械,虽然守望先锋经历一系列事件后解散,如今也重新召集,玩家选择不同的英雄双方对战,每边六个人,护送或阻止清洁能源,抢占战略地点,而伊利奥斯,正好就是游戏里的著名占点地图!所以一切都是暴雪的阴谋!(注:现实中没有伊利奥斯,原型是希腊的圣托里尼小岛,一开始用了这个地点干脆将错就错了:)

美国大兵突突突突突突动不动就火焰弹,俄罗斯姑娘四十米激光长枪肆意挥舞,还有月球的变异猩猩玩电击,绰号死神的拉美人到处丢霰弹枪,最有威胁是那个日本人,一只穿云箭还带两条蛟龙!你说吓不吓人!可不可怕!这群疯子完全有可能破坏伊利奥斯,炸弹轮胎对空导弹,爆炸即艺术!暴雪应该对此做出解释!

芬格尔站起来为自己鼓掌,他他妈的是个天才,这世界上没有他洗不干净的东西,他应该进入名人堂被后世狗仔敬仰。芬格尔怀着一股伟大的责任感回到寝室,缩在被窝里甜蜜蜜的享受未来的掌声,狮心会的壮汉们速度很快,风一般到来风一般离去,一片寂静之中芬格尔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楚子航干嘛把路明非的东西搬到狄德道去,那里又没什么好东西,再说了狄德道的尽头不就是——

芬格尔猛地弹起扑向电脑,他光顾着洗白两个煤球却忘了关注这么重要的问题,芬格尔打开守夜人论坛,首页爆炸性的讨论一件事——“唯一的S级竟然是omega?狮心会长楚子航和路明非地下恋情曝光!”—一股地摊杂志味道的标题霸占了头条,还是醒目的红色大字,芬格尔往下拉了几页,简直就是场狮心会的狂欢,他没点开帖子,他得开瓶啤酒压压惊。

狄德道的全称是“春与阿芙罗狄德”,阿芙罗狄德即是维纳斯,这位爱与美的女神在爱琴海诞生,风神塞浦路斯用微风把她送到米洛斯岛,春神弗罗娜则在岸上迎接,可见之处开满了玫瑰。因为名字太长大家平时也就简称狄德道,而这条种满了玫瑰的小路尽头,就是维纳斯的贝壳。

芬格尔灌下半瓶啤酒,深吸一口气开始缓缓浏览这个号称第一手资料的帖子:

——楼主:绝对可信!!会长今天早上打电话亲口说的,他和路明非谈恋爱几个月,因为很多原因没有公开,这次任务出意外标记了,刚好坦白不用藏着掖着,会长还包下了资本主义的贝壳金钱的火葬场好吗!!

——沙发!路明非不是beta么?顺便一提凯撒已经气的说要干掉楚子航了哈哈哈

——板凳!傻了吧楼上,omega多抢手呀更何况还是S级的,路明非刚进来的时候标明beta应该是校长的保护措施,会长和他一个高中的能不知道实情?
凯撒追多久了还没搞定小魔女?哪像我们会长都生米煮成熟饭了

——校长不是去伊利奥斯接会长了么,刚才看到直升机直接往狄德道去…东西好像早就搬好了…以后谁再说会长情商低我跟谁急!

——这么讲来会长也是个蛮腹黑的人嘞…
他不说我们就一直以为路明非是个喜欢诺诺的beta,谁也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不出意外的话就等到感情稳定了再公开,简直就是唯一一个能拱白菜的那啥!

——纪念我们永远逝去的周六泳装夜…
那咱们是不是该改口叫嫂子了?

——叫什么嫂子叫路哥!没看见伊利奥斯炸成什么样,要不是会长牛逼谁能压制住S级的发情期

——各位狮心会的大佬,能不能延续一下周六泳装夜的优良传统?你们会长成了也得照顾一下没成的嘛…

——学生会的别捣乱!让你们老大先把隔壁悬赏撤了再说,剪掉所有玫瑰是什么鬼,做个大型花环么

——别提那个悬赏刚才有人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得是那路英雄哈哈哈哈哈哈
矛盾是矛盾可不能耽误了泳装派对!大不了咱们自带香槟和音响,会长瞒了这么久怎么能不好好庆祝下!

——有点儿出息兄弟们,资本主义的贝壳是白叫的么?那里有个七十平的葡萄酒储藏间,咱们能来一个葡萄酒泳池!

——放肆!一群单身狗竟然想打扰会长的二人世界,到时候真开派对就等着吃狗粮吧略略略

……

整个帖子的气氛一片祥和,管你是狮心会还是学生会,在泳装面前大家都是好兄弟。芬格尔喝完了一整瓶啤酒,别人或许会对这个消息深信不疑,但他和路明非可是朝夕相处,路明非这几个月什么变化都没有,整天上网打游戏,宵夜都要芬格尔带,除了上课和龙王入侵他绝对不会踏出寝室一步,而且路明非也没有拿着手机暗戳戳聊天,芬格尔不信路明非能和楚子航地下恋爱还滴水不漏,路明非不乐的冒泡芬格尔跟他姓!

这次伊利奥斯的任务绝对是场意外,解释成地下恋情应该只是不想让路明非难堪。芬格尔痛苦的摸摸胸脯,他还以为只有路明非心里有小九九,偶尔飘向楚子航的眼神可是个望穿秋水,原来楚会长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芬格尔掏出手机,刚才叮叮响了几声,陌生号码两条短信。

——“废柴师兄我是路明非!从海边旅游回来啦!我在你桌子上放了个白色U盘,里面有海量高清嘿嘿嘿和论文,你看看还在不在,我待会儿回来拿。”

——“路明非不回来了,U盘会有人去取的。楚子航。”

妈的,芬格尔把手机一丢,他没什么好说的了。

靠。







———————————————————————

过渡章,比较短,也比较无聊,各位切莫抛弃我(

下一章应该能完结

Gucci没有那个款式,只是想黑一把他们的红配绿。(no

最近小学学业越来越重了,说好的减压呢

和cp聊出个乡村爱情故事脑洞,太魔性了,不写

有位小天使520的时候给我私信发了鼓励!!在这里给小天使比哈特!!✿✿✿♥♥♥♡♡♡

评论(98)

热度(498)